七担军粮见真情

发布:admin 来源:本站 日期:2004年08月04日 阅读:

 

-----记社岗乡妇女巧藏军粮的事迹


  一九二四年的寒冬至一九二五年的初春,彭湃、周其鉴同志组织的广宁农民运动象星火燎原。各地农民自卫军向地主民团展开了猛烈的斗争,妇女们也纷纷起来做好各项支前工作,这里记述的是社岗乡妇女巧藏军粮的事迹。
  当时七区(现在的潭布镇)农军有军粮七担大米,放在社岗乡农协会保管。当地的地主民团头目黄怀汉对这批粮食早已垂涎三尺,带着其党羽像疯狗般扑向社岗乡,既查人又搜屋,更要抢劫粮食,企图断绝农军的给养。乡亲们都为农军的粮食担心、着急。就在这关键时刻,以陈木嫂为首的陈四姐、陈文英、陈连英、金德三嫂、苟四婶、四叔婆等七个女农协会员,立即找七区农协委员长郑仁成、常备农军中队长杨进商量,决定连夜采取行动,悄悄地把军粮转移回家里,然后保藏起来。她们收藏粮食的方法很多,有的把粮食放在“二夹墙”内,有的埋在灶底下,有的混在谷壳中,有的藏在草堆里,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敌人来搜查粮食时一无所获,空手而归。
  狡猾的地主民团头目黄怀汉一计不成,又想出了一条毒计,带着民团偷偷地在晚上埋伏在村庄的周围,窃听动静。一天深夜,黄怀汉听到陈木嫂家有“冬!冬!”的春臼声,再侧耳静听,好像家家都有舂臼声,他断定这是妇女在舂粉做糍给农军,便带着一班民团恶狠狠地闯进陈木嫂家,瞪大眼一看,臼内全是谷壳。黄怀汉暴跳如雷,质问陈木嫂:“你搞什么鬼?半夜三更舂老糠干什么?”陈木嫂不慌不忙地说:“圩场糠价贵,我们买不起,白天没时间,晚上舂点饲料喂猪,这不会犯法吧?”黄怀汉无言以对,又搜不到粮食,只好灰溜溜地带着人马回老巢去了。
  原来,这是陈木嫂等七位妇女用来迷感敌人的一个计策,在舂粉做糍时,不点灯、不声响,使敌人看不见,听不着,当敌人埋伏在村进时,又故意点亮灯火,扩大响声,让敌人上当。就这样,她们不但巧妙地把七担军粮保藏好,而且做成米滋送到农军中去。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