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武术之乡话今昔

发布:admin 来源:本站 日期:2004年08月04日 阅读:

   1992年,我县通过了省和国家创武术之乡评选审查团的严格验收,荣获广东省和全国“武术之乡”称号,这是全县人民的光荣。中国武术协会主席、武术研究院院长、中国书画协会评审委员会委员张耀庭同志考察我县时,对我县的群众性武术运动长盛不衰,人才辈出,成绩显著,表示满意并给予很高的评价,即席挥毫写下了“中国武术之乡”6个刚劲有力的大字赠送给县政府,以资鼓励。
  我县人民群众练习武术之源,远可追溯到二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1977年7月在本境绥江河畔铜鼓岗挖掘了22座战国墓葬,在出土的青铜器中,剑、戟、矛、钺等兵器就有65件,墓葬的死者均为男性,出土时发现多数尸体胸前持矛佩剑。专家认为,从出土文物情况推断,死者生前平时从事生产劳动,战时则充当武士。由此可见,广宁人民习武的风尚由来已久。由于广宁地处山区,古时属南海郡四会县所辖,向为土匪山贼横行之地。清宣统《高要县志》记载:“明朝洪武十四年(1419)土寇切发,官兵弗能卸,贼乱。全粤较之,则以岭西为甚,而岭西则以四会为甚。”这里所指的岭西四会实为广宁大罗山一带。当时大罗山的人民为防贼乱,同时也为反抗封建朝廷的统治和土豪劣绅的压迫,纷纷习武防身,于是全县武风大盛,人才辈出。据《广宁县乡土志》载,自清康熙十一年(1672)至道光四年(1824),广宁人考取武举人达12人之多,不是武举的武林高手数不胜数,如清末民初的武林好手刘宗俊、范家源、冯英彪等等,其武功威震省港。
  新中国成立之后,县委、县政府十分注重武术的发展,为振兴广宁武术倾注了巨大的心血。1974年恢复了因“文革”动乱而中断的武术运动,办起了业余体校武术班,致力培养新生力量,1979年政府拨出专款建起占地400多平方米的室内武术馆,并购置了大批武术训练器材,为培养武术新苗提供了良好的物质条件;1983年成立了县武术协会,制订具体发展、管理武术工作的措施,把全县的新老拳师和武爱好者团结在振兴武术的旗帜上来;同时还把武术列为中小学生的体育必修课,积极发动和支持社会老拳师办武馆,招门徒,使传统的武术一代一代发扬光大。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县委、县政府对发展武术更为重视,拨出专款4万多元,拍摄了一部长达一小时的录像《广宁武术春秋》,利用电视台广为宣传,发动更多的人习武。同时,举办工厂、农村、机关、学校的武术骨干培训30多期,受训人数达4700多人次,举办老拳师武德武风研讨会4次,开办武术裁判员学习班五期,培训了150多名武术裁判员。经过了一系列的努力,广宁的武术运动得到飞速发展,县武协已发展了20多个分会,新老拳师在乡村办起武馆20多个,武协会员发展到4800多人,狮子武术队由70年代的120多队发展到今天的450多队,常年参加习武人数已达15万多人,占全县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
  在我县群众性的习武运动中,涌现出一代又一代的武林新秀,先后为国家输送了曾庆煌(详见本刊第九辑)、邱建国(荣获8次全国武术赛南拳冠军)、林泉(曾获全国武术赛长拳冠军、南拳亚军)以及在全国、省武术比赛有出色表现的陈勋、陈志成、陈志南、樊小玲等I2名优秀武术运动员,有23人次代表国家和省出访了25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传授武术和表演。有14人考入大专院校武术专业深造,有200多人次参加省、国家级的武术比赛,夺得金牌130多枚,为弘扬武魂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