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痕

发布:xxzx 来源:广宁地情网 日期:2017年05月12日 阅读:

   岁月留痕  四百五十年沧桑寻迹

广宁县建于明朝嘉靖三十八年(1559),至今已有四百五十多年历史了。广宁县城仍保留着古老的街巷和城墙,广宁县境的古村、古庙、古祠堂、古街道,至今不少还维持着原貌。当拂去岁月的风尘,回望沧桑的过往,你会感受到这片热土中蕴含着数千年的古朴文化传奇。漫步在县城内青石板铺设的小巷,徘徊在古城墙边,那旷远而淸脆的声声足音,似乎在诉说广宁的世事更迭,沧海桑田。

据乾隆和道光年间的《广宁县志》记载,广宁县城城墙背山而筑,有东门、南门、西门三个城门。明嘉靖时,驻在广宁北部大罗山的农民首领冯天恩率众起事,朝野震惊,官府派兵7万余众才将其镇压下去。建县后,为防止乱事再起,在广宁毗连几县的崇山峻岭要害地带设置了重兵把守。全县共设7个营,其中中军营设在县城,是居中策应之意,其余6个营都是专防东北部山区的,可以想象当年大罗山冯天恩起事时声势是何等之浩大,由此也可看出广宁当时已成为邻近数县的军事要塞。经过风雨的洗礼,坚厚的城墙如今斑驳剥落,长满苔藓藤萝。站在高厚的古城墙上,放眼远望,能看到450年前硝烟散去后,这一座山城内那商铺林立、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

说起广宁境内的古村落和古建筑。首先得说一说坐落在南街镇的里仁村。许多人知道里仁,一是因为在广宁颇有名声的冯肇光先生出生在那里;二是因为里仁村古民居建筑的特色。在里仁村中,清朝建造的古屋鳞次栉比,雕甍画壁,锅耳山墙,风格古朴。冯肇光故居内青砖与樑柱依然坚硬无损。村里还有在全县可算是数一数二宽敞的祠堂,是供村民祭祖、聚会、摆宴的地方。如今祠堂内摆上了文化娱乐设施,村民闲时在这里下棋看报,闲话家常。

广宁的客家古建筑也非常出名,是广宁古村落建筑的一朵奇葩。无论你走进被称为“百鸟归巢”的广东省级历史文化名村——北市大屋村,还是走进被喻为“福鼠呈祥”的江屯石桥崀村,那错落有致的群体建筑和匠心独运的意境追求,无不呈现出“山水和谐,天人合一”之风水学说。大屋内外的圆柱、拱樑、壁画、灰雕、木雕、陶塑等,门类之多,工艺之精,着实令人叹为观止。北市仁善里大宅书房天井墙壁上有一幅十八学士图特有意味。佛家有十八罗汉坐镇佛坛以昭佛法无边,而这大屋主人则用十八学士表明学无止境。图画背景是一处庭院,在房屋、花园之间,十八位学士或三五成群围聚石桌畅谈,挥斥书生意气;或对弈厮杀,在棋盘上一决雌雄。也有的独自品茶,怡然自乐;有的则在书房举书苦读,企盼寒窗十年,一朝蟾宫折桂。画中人物神色各异,举手投足,栩栩如生。百多年前,在偏僻的乡村中,便有这般辉煌的建筑,有如此精美的艺术作品,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些历史悠久的古村落和老建筑是凝固的艺术,是先人智慧的结晶,是人类宝贵的物质文化遗产。走进古村落,抚摩那些年岁久远的建筑,能想象出滚滚红尘间人生的悲欢离合,宗族社会的兴亡盛衰。不知为什么,历史遗存总能给人以归属感,让人们在烦嚣中安静下来,认真审视自我。也许,这些古迹背后的规则与传统正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基础,也为我们去往何处指引着方向。

                        摘自《人文广宁》编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