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年战国史

发布:xxzx 来源:广宁地情网 日期:2017年04月13日 阅读:

掘地三尺  惊现二千年战国史

20世纪70年代,全国“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运动如火如荼。19777月,广宁官步绥江边一座名叫铜鼓岗的小山岗兴建氮肥厂石灰窑。一天,挖土施工的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惊叫声,有人从地里挖出一些没见过的东西。那时候还没有挖掘机,人们都是用锄头来挖。指挥施工的领导干部认得那是青铜器,他们知道事关重大,便让人们暂停挖掘,并立刻向上级有关部门汇报。

广东省博物馆闻讯,当即派人来到广宁,指导大家小心挖掘。在数百平方米的小山冈中,发现了22个古墓坑,挖出大批随葬物品,其中最多的是青铜器,共有295件。这些青铜器有剑、矛、钺、镞等兵器,也有鼎、盘、斧、竹刀等生活用具。

广宁,这个绥江流域百越“南蛮地”也曾经有过青铜时代!

○ 铜鼓岗遗址——见证广宁的青铜时代

青铜时代在考古学上是以使用青铜器为标志的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阶段,世界上每个国家、一个国家的每个地方的青铜时代的开始时间都各不相同,比较起来有较大差别。希腊、埃及的青铜时代开始于公元前3000年,距今已有5000多年历史了。中国的青铜时代始于公元前1800年,距今也已3800多年了。最早是在中华民族的摇篮——黄河流域,后来于商代流传到南方。经考古学家研究鉴定,广宁县铜鼓岗出土的青铜器是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属于青铜时代末期物品。也就是说,19777月,广宁铜鼓岗挖出2000多年前的战国史!

广宁战国墓的发现,对研究战国时期绥江流域的社会史、古越族的政治、生活、生产、军事、防御、兵器、葬俗等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

○ 龙咀岗遗址——再次发现战国墓群

1996年,距离铜鼓岗一公里的龙咀岗建工厂,再次发现战国墓葬,考古人员清理出19座战国时期的土坑墓群。2005年对龙咀岗进行二次发掘,清理出战国石器墓葬共25座,出土了价值较高的青铜器、陶器等器物350多件。当时龙咀岗山地的2/3未勘探发掘,一直被省文物局列为文物监控地带。2010年贵广铁路施工,龙咀岗又一次发掘出战国时期的墓葬17座,出土青铜器、陶器等器物300多件。令考古专家更惊喜的是,在地表还采集到商周时期至新石器时代的器物一批。也就是说,广宁县的人类活动的可考历史从战国时期前移到新石器时代,前移了2000多年!

龙咀岗墓坑里的葬具及人骨都已腐朽无存,葬式不明。青铜器是墓中的主要随葬品,此外还有兵器、工具、炊器、储藏器和乐器等。在出土的青铜兵器中,短剑引人注目。专家推测这批墓的死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幼,主要是男性,他们生前持矛佩剑,参加战争和械斗,同时又拥有一定数量的青铜工具,大概并未完全脱离生产劳动。在当时广东的奴隶社会中,这些人应是自由民或小奴隶主,而在战争和械斗中则充当武士。出土陶器100多件,有釉陶、印纹陶、划纹陶、素面陶和泥质软陶等,这几类陶器的出土,情况与增城西瓜岭和始兴白石坪战国遗址相似,时代与后者更相近,进一步证实了这批墓葬的时代大都属于战国晚期,较早者可能在战国中期。

 ○ 墓葬中的出土文物——话说古先民生活习俗

在出土的器物中,刻有“王”字形符号的越式鼎、矛、短剑、双肩铲形钺等极具地方特色。鼎出土时底部和外壁均布满烟炱,部分器物出土时其銎口内尚残留朽木的残迹以及捆绑物的痕迹,由此推断这些器物应为实用器;而陶器均为生活用器,分别有罐、瓿、碗、盂、钵、杯等。陶器中除一部分为泥质较软、火候不高的夹砂陶外,其余均为硬陶器物,部分器壁上尚见黄绿釉,但釉已大部分脱落。陶器的纹饰主要有方格纹、水波纹、弦纹等,部分器壁和底部刻画符号;磨石在每墓中均有发现12件,多者有几件,长条形,磨痕清晰,显然是用来打磨武器和工具的;锄和锸属当时的生产劳动工具,可见当时的古先民已从事耕作之活。

看着这些发掘出来的青铜器、陶器,令人不禁浮想联翩——远古时期的广宁大地上,绥江两岸晚霞晖映苍莽群山,暮色笼罩葱郁竹林,薄冰似的明月早早挂于林梢。古先民们辛勤劳动一天后聚集一起,用于耕作的锄和锸则被随手放置草丛中,几个放在一起的鼎、銎下燃烧着树枝干竹,炊烟袅袅,蒸气腾腾,大人和小孩子或绕坐四周,或载歌载舞,用形制古朴的陶碗、杯子盛着食物齐共分享,欢声笑语响彻清幽山谷!

             摘自《人文广宁》编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