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奇特的烈士纪念碑

发布:admin 来源:广宁政协网 日期:2016年07月02日 阅读:
陈 永 权

 
  在广宁县石咀镇南迳村委会迳口村的佛仔咀,建国初期曾经建有一座“烈士”纪念碑。从营造模式来看,这座纪念碑并不显得与其他纪念碑有什么特别之处,占地面积约10多平方米,青砖垒砌,灰砂批搪,碑基正方形约1×1米,碑顶约0.8×0.8米,高约3.8米,碑的正面上书“欧明华烈士纪念碑”。可这座纪念碑建起后不久又拆掉了,从此就再也没有人到那里打扫和献花。原因是在建造这座纪念碑的时候,这里的干部和群众谁都不知道“烈士”还活着。
  欧明华同志原名叫欧亚全,1932年出生在石咀迳口村的一户贫苦的农民家里。还在少年的时候,他的父母就过早离开了人世,从此他就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没有吃,没有穿,更没有念过一天书,只好为别人干点零活艰难度日。
  1946年3月,在苦海里挣扎着的苦孩子欧明华参加了革命,成为游击队里的一名小战士,个子还没有枪高,就开始跟着部队出没在深山密林,在枪林弹雨中经受着血与火的考验。直到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之前,整个国内都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战斗不止,炮火连天,天天行军打仗就是游击队战士们的头等大事,欧明华同志也不例外。
  在部队、战友之间有聚有散,今天在南,明天在北,这种情况在战争年代更是常见。欧明华同志参加革命后,随着部队可以说是辗转全国东西南北。同他一起参加游击队的石咀籍战友有20多人,其中有7位在与敌和战斗中光荣牺牲,幸存的10多人分别调编到其他中队、大队或部队。从此之后,只有他一个被频繁地调动到县内县外、省内省外。下面是他从军10多年的革命历程:
  1946年3月至1949年1月随绥江中队战斗在广宁县的石咀、木格、四雍和怀集县的诗洞、永固等地;
  1949年12月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军45师135团3营8连,1950年1至7月随部队在广西、贵州、四川等地剿匪;
  1950年8月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接着随军跨过鸭绿江,赴朝投入保家卫国的抗美战争。在朝鲜战场,参加了多次大小战斗,出生入死,身受重伤;
  1951年7月被送到吉林省元吉市第14军医院治疗战伤,同时被评定为战伤三等甲级残疾,并被授予“人民功臣”的光荣称号;
  1953年1至12月,这位光荣的“烈士”终于洗净战尘,疗好战伤,荣幸地被送到湖北省乐加山荣军学校,开始人生的第一次读书;
  1954年6月转送到广州市的河南荣军学校读书;
  1955年7月至1957年11月被送到湖南省荣军速成中学读书。
  1957年12月,这位历经了生与死的严峻考验、身带多处伤疤、胸挂辉煌勋章、手提行李、英姿勃发的“烈士”,终于回到了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家乡和乡亲们的怀抱!消息传开,大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约而同,奔走相告,围拢在他家,终于亲眼看到了离家时还是个孩子,而现在已是一位胜利归来的功臣,此情此境,个个悲极而喜!
  当地政府和人民之所以离奇地为欧明华同志建起了这座“烈士”纪念碑,原因是他自小就成了孤儿,参加游击队之后基本上没有与村里任何人来往和联系。二是前面说过,他在少年时代没有读过一天书,无法利用书信与其他人联系。而且在那个时候即使他有文化、会写信,也不可能以这种方式与外界联系,因为部队在作战时要封闭一切消息,稍有疏忽,就可能因此泄密而致使部队遭受重大损失。三是战友分离,杳无音信,幸存到建国后的其他战友都先后回到家乡,唯独久久不见欧明华同志回来。再就是建国后,农村实行土改,村里人对给不给他分田地也一时拿不定主意。于是通过向本村同时参加革命的其他战友如欧启林、欧八、陈其钊等同志打听其下落,但仍然没有消息。全国已解决快3年了,如果欧明华同志还活着,也应该回来了!最后,村里的干部和乡亲们就认为他一定是在战斗中牺牲了。
  不久后的1952年9月,迳口村便建起了这座纪念欧明华同志的“烈士”纪念碑。
  欧明华同志退伍回乡后,当过村干部、民办教师,1963年以后被安排到邮电所、营林站和林化厂等单位工作,1983年1月退休。
  这座纪念碑虽然已在1958年初拆掉了,但这个传奇的故事,至今仍在当地流传着。
  欧明华同志,这位带着神奇色彩的功臣“烈士”,于1993年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享年61岁。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